《关係界限》:华人集体主义导致渴望「统一」,全世界只有「我」

  2020-06-10 点击量: 325 点赞786

华人的紧密关係,其实是共生现象?

前些日子去大陆时碰巧看到《巨婴国》这本书,因在家族治疗的领域里,刚好听到有人评论知名谘商心理师武志红的这本着作,我便立刻把它买下来拜读。

翻开书之后,我倍感惊艳,因为他的确整理出整个华人文化里何以产生「巨婴」现象,多数人在情感模式里的「共生」情形,你的就是我的,但我的还是我的,这样的「自恋」容不得他人与自己有「自体性」或不同意见,总是企图吞没他人所有物、甚至思想的倾向,描述之贴切,也帮我统整了我这几年来看到的现象。

所谓的「自恋」,在心理学上指称的并非自恋狂,对自己迷恋,而是在自体心理学中,夸大膨胀自己的重要性,相信只要自己想要的,没有什幺得不到,阻碍自己的人都该受到惩罚。所以,在他们眼里,其他人不该拥有「自体」,都应该与他融合成一体,否则他就会无法忍受。也就是如此,他无法忍受不同意见,也无法忍受被拒绝。

健康的人际互动,需要拥有「自体」性

然而,健康的人与健康的人际关係,需要建构在每个人拥有「自体」(self),而自体是成为我们拥有界限很重要的根据。当一个人清楚自己是谁,有着在人际里做自己的自由,不用为了担心他人生气而委屈自己,自然就能拥有健康的人际互动。

不过,当一个人并不清楚自己是谁,不了解自己的自体意象(self-image),就会分不清楚自己和他人,可能容易受他人影响,也需要他人被自己影响。心理学上,我们将他人或相比于外界的人事物,称之为客体(object)。

我们自小就逐渐形塑对自己与对世界的观感。而重要的是,有绝大部分的时间,是透过照顾者让我们开始体认,也学会区分辨别自己与他人。

因此,照顾者与我们之间的关係,成为我们认识自己、发展界限很重要的过程,他会形塑我们对外界的看法。照顾者在我们小时候会是有如「全世界」那样的存在。由于孩子还无法分清楚,所以当「全世界」给了我们舒服的感受时,除了会令我们感到安全,也会帮助我们认识「我」或「全世界」是好的。这样,孩子在整合自我时便会顺利许多。但当「全世界」给了「我」不舒服的感受,也意味着「我」是不好的,导致产生挫折的经验,阻碍整合「我」。

所以,全世界、他者或照顾者的代称,都泛指「客体」的存在,就好比一面镜子,在孩童的「自体感」发展上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。如果要让孩子拥有健康的自体感,就是要让孩子在逐渐与照顾者分离的过程中体认到,「我」跟「他」是分开的,但我依旧可以在「他」身上获得安全感。如此,孩子才有办法安心做自己,在拥有自体感的过程中,也允许他人拥有自体感,清楚人与人的疆界。

自体发展的四个阶段

自体的发展需要经历四个阶段,才能逐渐发展成独立且有稳定自我感的个体。在马勒(Margaret Mahler)的「分离个体化理论」(Separation-individuation)提出这四个阶段是:

1. 正常婴儿的自闭状态:

出生至出生后的三、四週这时,婴儿如自闭系统般运作,完全地融入自我、专注于自我,在人际关係上不认识其他人。只关心自己紧张状态的缓解,不知道有另一个人要对此负责,而他所觉知到的照顾者也只是一小部分,如:乳房、脸或手等,缺乏完整自体,也无完整客体存在。

2. 共生:五週至五个月

母亲以原始的方式出现在婴儿的觉知里,也成为婴儿人际关係系统的部分。例如:在食物、给予温暖,或其他生理必需品都存在着。当母亲情绪沮丧时,婴儿可能以沮丧反应。这些原始的「前客体」经验,是人际关係分裂的前兆,感觉愉快的被归为「好的」,而痛苦的经验被归为「坏的」。但在此阶段婴儿和母亲之间尚未分化,只有共生合一的经验。

3. 分离/个体化:

五、六个月左右开始这是最複杂的阶段,由许多阶层所组成。每个阶层都暗示了通往独立道路上的一种独特的移动形式。在此阶段,婴儿开始建立内在的「客体恆存」概念——将不在身边的母亲留在脑海中的能力,使得婴儿和母亲之间存在着第三者——「缺席」。

4. 自体与客体恆在:

三岁左右孩子能将他人视为与自己分离的个体。理想上,孩子与他人建立关係时,不再害怕丧失自己的独立性,能以稳定的自我感为基础,进入往后的阶段。

自恋与共生现象是因为无法与他人好好分离

然而,自恋现象会产生,往往是孩子在过渡时期没有受到适当的回应,让孩子停留在自恋阶段。武志红在《巨婴国》中,谈到共生心理,在巨婴身上的展现为:

    到处找妈:不愿自理,总想找人照顾自己,帮自己「擦屁股」。集体主义:大家要共生在一起。统一思想:大家必须统一在某个思想里,这是构建共同体的关键。如果思想不一致,共同体就会有裂痕。 反对独立:这是双重的,一方面,集体压制个人独立;另一方面,个人离开集体就会破碎。 没有界限:一树立界限,就感觉两个人之间彻底没关係了,疏远了。

这些描述展现了华人集体主义,也展现出许多黏腻的家族观点,如:家族就是一体的,你的独立就是背叛家族,一种不孝的表现,让许多人必须屈从于维繫「家族」的连结,而消除了「自体性」。一旦我们被这样的观念给催眠得彻底,自然会成为共生的一员,也无法认受异己存在。

一般而言,孩子的成长势必要从被帮助的状态,过渡到能逐渐长出能力来处理自己的事务,也能过渡到原来「我」是独立个体,「他」也是独立个体的状态。但当该分离的「自体」经验,遇到被过度保护的经验时,就很难体认「我」与「他」的存在。

在华人世界里,「亲子关係」总是被摆在第一顺位,父母习惯将许多的期待放在孩子身上,在教养过程中投入过多关注在孩子的行为与情绪上,一部分让孩子感受到「我不能脱离父母」,一部分也可能不让孩子有任何情绪上的不满足。而过度保护孩子的情绪,更加使孩子难以和父母分离。

当孩子无法好好与父母学会分离,就很难拥有能力清楚分辨「我」与「他」,更无法拥有界限,混淆人我之间。父母过度保护孩子的情绪,或者孩子必须承接与安抚父母的情绪时,所谓的自我,就包含许多的「他人」。因为「他人」就是自己的一部分,所以很难「弃他人于不顾」。

在《巨婴国》中,我更清楚地看到,自恋是一种心理意识的混沌状态,没有分化出你我的差异性,因此全世界只有「我」。只要与「我」不同的声音或民族都是「非我」,也就是敌人且具有威胁性,这样的文化影响着也导致了中国历史里经常渴望「统一」,但欧洲则一直都是多国并存。

西方能够容许「他者」的存在,并且尊重差异性,同时也强调了个人的主体性,也因为尊重而更能理解彼此。但东方强调关係的同时,消融了人与人之间的界限,更吞没每一个个体的独特性,造就出许多扭曲的关係模式,孩子与母亲共生,导致自己结婚时会觉得是种背叛;先生与太太共生而彼此牵绊牺牲,无法追寻梦想,为了绑在一起,也绑架了自己的梦想,活在看似安全有连结,却怨怼着彼此又需要彼此的关係里。

亲爱的,当我们愿意去认识自己并设立界限时,这一切就不是无解。只要自己身上的枷锁断了,很多事就解开了。

相关书摘 ▶《关係界限》:付出若是为了换得爱与顺从,便成了「控制」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关係界限:解决人际、爱情、父母的情感纠结症》,远流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吴姵莹

心理界限探索 x 物理界限探索 x 建立界限的公式与步骤,疗癒且茁壮自我!
什幺样的人需要心理界限?

老是认为自己要对身旁的人交代,或为他们的事情负责习惯心情不好就找人倾诉,却感觉朋友越来越少经常觉得疲惫不断奔波,事情永远忙不完好好先生好好小姐,却常遇到将你的付出视为理所当然的人感到自己说话好像没有分量,不敢提出要求也不敢拒绝他人

在我们的文化教养中,感受很容易被忽略,也导致我们缺乏感受。
人之所以需要界限,是要把感觉找回来,并指认出自己的感觉。
没有自我界限时,一味付出就成了讨好,最终因心力交瘁,而选择断绝关係。

当整理好与自己的关係之后,才能好好经营每一种关係。
学会为自己付出,不再执着于讨好他人,让对方负起该负的责任。
越认识自己,也会越清楚界限,保护也尊重自己的感受,便有能力去爱与被爱。

《关係界限》:华人集体主义导致渴望「统一」,全世界只有「我」

相关推荐

精彩文章